直销市场的破坏者:“偷渡式直销”几时休?

近日,随着美国维善优、美国新生命、美国爱睿希等外资直销公司与国内部分直销企业的暧昧关系遭到市场监管部门叫停,一个长期存在的问题也再一次引起了有关部门的重视。

 

 

就是一些国际直销公司为何热衷于“偷渡式直销”?

为何他们甘愿冒着传销的风险,不愿意申请直销牌照?

“偷渡式直销”问题严峻,一年从中国偷走上百亿市场份额

一般消费者可能对“偷渡式直销”没有直观的感受,但如果你知道以下这些事实,就意识到这类行为对直销市场巨大的破坏力:

美国婕斯

主营白藜芦醇系列抗衰老产品。多年来长期无直销牌照经营,一贯以跨境电商名义,偷逃关税,将产品卖到中国大陆市场。2018年婕斯在全球销售额为14.6亿美元,其中中国市场就贡献了10亿美元,这一业绩超过了当年中国90%的直销公司。婕斯70%的业绩来自中国,却从来就没有获得直销的资质,也没有跨境电商的资质,完全是通过非法运营和偷渡得来!2020年,广州海关破获婕斯特大跨境电商走私案,该案产品货值约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40多亿元。此外,婕斯没有中国的直销牌照,却可以组织1.2万名中国会员和经销商参加浩大的海外奖励旅游。

美国凯丽环球(Calere Health)

主营抗衰老NMN产品。2020年宣称启动中国市场,经销商在凯丽环球平台注册会员及绑定银行卡,直接网上下单,实行双轨对碰的奖励制度,产品通过香港仓、澳门仓直接转运回内地。并且主打产品是在中国没有合法资质的NMN产品。到2021年底,凯丽环球跨境电商平台全球注册会员已达1万多名,而中国境内会员就多达2千多人。

美国新生命

总部位于美国犹他州,是一家拥有27年历史的制药公司,主营抗衰老产品。2020年,在香港建立物流仓,将美国授权的产品经由香港,以跨境电商的名义,把货卖给大陆的消费者。香港直销商除了发展本地的直销商以外,也通过网络发展大陆的直销团队。2021年3月,宣布与拿牌直销公司天福天美仕合作,企图借此打开中国市场。不久,这一挂靠行为遭到国家市场监管部门喊停,厦门市市场监管部门以“三个不得”,勒令天福天美仕终止与美国新生命公司的所有合作关系。

直销市场的破坏者:“偷渡式直销”几时休?

 

美国维善优(VASAYO)

总部位于美国犹他州,公司成立于2017年,成立后,该公司便开始全球扩展策略,2017年4月正式宣布进驻中国。方式是在香港设立分公司,并以香港为起点服务全中国市场。其实质上是无直销牌照,以跨境电商名义的偷渡销售。维善优系列产品均采用脂质体技术,主营产品是CBD(大麻二酚)产品,而这类产品同样是被中国的法律所禁售。在第一任大中华区总裁运营期间,维善优主要是在香港运作,但到第二任总裁期间,也就是2021年的8月份,维善优与安永达成挂靠合作,签署合作协议,宣布以“借牌入市”的方式,借壳安永,在中国大陆销售精选的系列营养补充剂和护肤品。但这个合作只维持了不到2个月,到去年10月,市场监管总局一纸严查直销牌照挂靠的核查通知,打碎了维善优借壳安永的幻想,维善优的资金遭冻结,大陆团队解散,退回到香港分公司。

美国爱睿希

2011年7月成立于美国犹他州,主营营养补充品、护肤品、个人生活用品,主打纤体体重管理产品。爱睿希在美国成立,但重心却在中国。最开始,爱睿希选择了一家内资公司合作,但合作失败后,爱睿希在香港设立了亚洲分公司,同年11月,爱睿希在香港和美国同时启动直销市场。

后来,爱睿希花了两年的时间,用来准备一系列申牌的硬件和软件设施,到2016年开始在天津低调申牌。但在没有拿到直销牌照的情况下,爱睿希的市场活动却一直没有停止,这使得它也一直深陷无牌直销和涉传的负面舆情当中。期间,爱睿希也曾经传出快要拿到直销牌照的消息,但多年来始终都没有如愿。因为缺少直销牌照,爱睿希在中国市场一直做得不温不火,这使得公司被迫将重心转回了国际上。

爱睿希不断通过“贪吃蛇式”的并购方式来壮大自己,到2020年7月,在并购了美国网络营销公司新佳美、澳洲珠宝直销公司ENVY Jewellery后,爱睿希将自己并入了新世纪饮料公司门下。这家新世纪饮料公司也是大溪地诺丽的母公司。也就是说,作为美国新世纪饮料公司的两个子公司,形成了大溪地诺丽有直销牌照但市场极小,爱睿希没有直销牌照却有大市场的尴尬局面。

韩国集库GCOOP

集库GCOOP是一家总部位于韩国的企业,成立于2007年。在中国台湾试水成功后,2016年以跨境电商的形式进入中国大陆,产品常见于朋友圈、小红书等分享平台,经过几年的铺垫,集库在2021年12月正式开通注册通道,宣布将在中国正式运营。但集库既不在中国申请直销牌照,也不在中国生产产品,产品均以跨境电商的保健食品和美妆护肤品为主。在中国招募的经销商,采用台湾地区盛行的多层计酬双轨制,用的是韩国的直销系统,并入的是韩国的网络。2021年12月,集库曾经因为涉嫌传销和无牌直销遭到媒体大量曝光。

韩国润妮秀Renn-Cell

2011年成立,是韩国知名直销公司Charis卡丽斯公司旗下的化妆品品牌。在韩国,卡丽斯公司拥有自己的独立工厂和研究所、其旗下研究所获得多项专利,但在中国,润妮秀只有一个空壳的运营公司。2016年,润妮秀进入中国。2017年,卡丽斯公司为了打开国际市场,在香港成立卡丽斯国际公司,为了服务于全球润妮秀的代理推广的佣金支付业务,同年解决的韩国到中国的物流业务问题,将产品直接包邮到中国内地的代理手中,并获许全球的200多个国家可以直接注册获得卡丽斯国际润妮秀的代理权。

2021年,润妮秀在昆明、上海、建三江、哈尔滨、长春、峨眉山、成都、沈阳、烟台、青岛、呼和浩特、石家庄、贵州等多地举办了大大小小的招商会。润妮秀的主营产品是一款声称的新概念植物干细胞护肤品,宣称融合了世界上最尖端的特许专利成分与独 家渗透技术,独 创DNA后天遗传和植物类胶原蛋白成分。但干细胞概念早就在近年因为遭我国市场监管部门认定为营销噱头而被叫停。

马来西亚科士威

主营日化产品,从2005年开始到2012年,曾经两度进入中国,却始终没有获得直销牌照,持续十多年无直销牌照经营,通过香港运营公司,以跨境电商的名义销售产品,有一批稳定的消费人群,但长期游走在实业和监管的边缘,长期与非法传销、互联网传销关联,2014年被列入全国首例互联网基金传销案例、全国性的打击非法传销重点案件。退居香港后,仍然以遥控和跨境电商形式向大陆销售产品,直到2021年底,才宣布离开香港。

……

上述企业的高光时期,也往往与涉传、夸大宣传、虚假宣传相伴。

此外,还有一些日本、韩国、法国、台湾地区、马来西亚、印尼的国际直销公司,也喜欢以借道香港、澳门、台湾地区的方式,曲线进入中国市场。特别是当前我国正在火热的跨境电商,成为了他们最热衷采用的方式。

国际直销公司为什么热衷“偷渡式直销”

“偷渡式直销”有这样的一些共同特征:这类企业不以在中国长期经营为目标,追求短期业绩,资质达不到申牌企业的要求,多数是“三无”(无生产基地,无纳税,无售后服务)“三多”(多涉传销舆情,虚假宣传多,营销方式和运营团队多变),游离在法规、监管和实体经济之外,以香港、澳门、台湾地区为跳板,以这些地方的分公司来运作国内团队,奖励制度无不涉及双轨制,产品不接受直销监管制度的监督,有的产品甚至不符合《保健食品原料目录与保健功能目录管理办法》《允许保健食品声称的保健功能目录》等的规定。

中国的直销监管部门,包括中国的直销人有时候也很疑惑,为什么一些在国际上知名的百强直销公司,明明实力强大,到了中国,却甘愿沦为“偷渡式直销”?

 

 

客观来说,许多“偷渡式直销”公司与许多已经拿牌的公司相比,企业规模可能更大、产品竞争力更强、市场开拓能力更强。但为什么却甘愿沦为“走鬼”,遭人人喊打呢?

主要有几个方面的因素:

01

对中国的宏观监管环境误判。认为没有直销牌照也可以做直销,钻制度的漏洞。

02

缺乏扎根中国市场的耐心,急功近利,想走捷径。一些外资公司不愿意在中国办工厂,不在中国生产产品、不采购原材料,不建立服务网络、售后服务,不建立研发团队,热衷于轻资产运营,想快速见效,与中国直销行业发展的方向相背离。

03

选择管理团队失当。外资直销企业进入中国,通常会选择具有中国直销经验的职业经理人团队来开发市场,但中国的直销职业经理人鱼龙混杂,一旦职业经理人采用了错误的策略,很容易带偏方向。

04

管理模式缺乏本土化思维。一些外资公司对本土直销管理团队不信任,本土团队在总部的管理中没有话语权,导致总部制定的政策与中国文化相冲突。

05

对中国的监管模式不适应。对中国直销监管的发展阶段缺乏辩证的认识,无法主动积极的去适应现阶段直销监管的方式方法,对监管部门采取自我封闭的应对策略。

中国监管部门对“偷渡式直销”的态度

其实,“偷渡式直销”这个问题由来已久。关于它的历史和成因比较复杂,今天不是我们重点讨论的范畴,在这里就不做重点回顾了。

对于“偷渡式直销”,中国的监管部门可谓是深恶痛绝,历次严查挂靠、变相合作时,都将“偷渡式直销”列入严打的行列。

2021年10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下发的《市场监管总局办公厅关于核查直销企业以合作形式变相转让直销经营许可问题的通知》中,直接点名将直销企业与“未在我国进行商事登记的国外直销企业或团队合作,存在规避法律、逃避直销经营审批的风险隐患”列为严打挂靠的内容之一。

直销市场的破坏者:“偷渡式直销”几时休?

 

而这次核查点名的四家企业的合作方,就有三家是没有获得直销牌照的国外直销企业。此外,还有一些长期被贴上偷渡、传销标签的国外直销企业。但无奈这些企业就像“走鬼”一样,借助“三无”,走游击战,历次严打都很难清理干净。

“偷渡式直销”屡次破坏直销的市场秩序

无论是从长远看,还是短期来看,也无论是从直接还是间接来看,“偷渡式直销”对中国直销行业的破坏力都是极大的。

 

 

首先,“偷渡式直销”破坏了直销监管机制的公信力,属于“三无”行为,不申请直销牌照,游离在监管体系之外,让一部分外资直销公司和直销从业者缺乏对直销监管的敬畏。

其次,“偷渡式直销”直接抢夺了拿牌直销公司的市场份额,与拿牌直销公司是不正当竞争关系。以婕斯为例,婕斯全球70%的业绩来源于中国市场,在中国直销的低谷期,婕斯业绩却暴增,从2015年以来,婕斯每年从中国市场偷走几十亿元人民币,对合法直销公司形成了巨大的打击。拿牌直销公司为了接受直销监管,需要投入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而“偷渡式直销”企业无需投入这些成本。

第三,“偷渡式直销”必然伴生传销、走私、虚假宣传、夸大宣传,此外还有多层计酬(多数以双轨制为主),不依法纳税,严重缺乏企业社会责任感,正在破坏直销行业的市场秩序。

第四,“偷渡式直销”的产品往往是以“新奇特”的名义夸大营销,有些产品在中国属于监管禁止或监管不健全的类目,没有售后保障,本身存在争议,给消费者带来隐患,例如白藜芦醇、NMN、CBD(大麻二酚)概念的产品等。

第五,“偷渡式直销”宣扬一夜暴富,其营销文化、企业文化均以赚快钱、模式多变为表现形式,绝大多数在中国没有生产基地,无法带来稳定的就业,破坏直销行业形象,对直销的文化造成巨大的破坏力。

“偷渡式直销”已经成为直销行业多种不良现象的源头,是导致行业滋生传销、违法违规行为的高危现象,在当前直销行业急需复苏的形势下,整顿“偷渡式直销”,才能肃清行业风气,给合法直销企业创造更加公平、务实的经营环境。

本文转载自「今日直闻」,仅供学习和交流,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本文观点不代表直销堂网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版权或来源标注有误,请及时和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迅速处理,谢谢!QQ:986820144

(1)
上一篇 2022年3月8日 上午10:58
下一篇 2022年3月8日 上午11:00

相关推荐

  • 初吻微商:返利诱惑之下,她们花13万元购买内衣

    文-世直研/白杨 国际大牌内衣公司维秘英国公司宣布破产,给既高光又暴利的内衣行业蒙上了一层阴影,但在中国,这层阴影一吹即散。 2021年5月20日,一家名为“初吻”的内衣品牌在郑州…

    2021年5月25日
  • 姜英强:如何做一名优秀经销商(三)——“服务”是市场的灵魂和精髓

    无论是企业还是个人,对“服务”的认知不尽相同。有人认为“服务”是较为基础的运营事务,也有人认为“服务”代表的是一种体系化营销,还有些人认为,好的“服务”其实就是市场源动力。 有市场…

    2021年12月15日
  • 靠发射卫星走红的佐丹力,现在何处?

    2018年底,美商社发布了一份微商行业富豪榜,引起业内外广泛关注。令不少人意外的是,微商这个新兴行业竟在短时间内崛起,并发展出体量如此庞大的企业。 如今,这份榜单已两年有余,蓦然回…

    2021年8月3日
  • 玫琳凯:有风难起浪

    中国市场,对于玫琳凯而言,成为了愈发关键的战场。 在DSN公布的全球直销公司100强排行榜中,已经2年未见玫琳凯的身影。 坏消息接踵而至。2020年3月,因零售环境不佳,玫琳凯宣布…

    2021年2月26日
  • 九极生物实控变Laca,直销牌照下两套体系同经营

    放眼直销江湖,有所向披靡的巨无霸企业,无论风云变幻,总是能从容不迫躲过风暴迎来更好的发展,当然,也有像九极生物这般,虽然顶着广东省首家获得直销牌照的上市公司的荣声开篇,未料,十载奋…

    2021年10月17日
  • 中国88家直销企业沉浮录

    作者 | 黄永建 陈杰 王晓红 丁晓冰 2021年4月23日,成都市市场监管局召开全市直销企业座谈会,有40家直销企业代表获邀参会。会上的官方数据披露显示:2020年在蓉直销企业总…

    2021年6月8日
  • 爽安康,一个不死的幽灵​,荼毒直销三十年

    去年被朋友约去听某美资直销的分享课,说是全球最出色系统领导人云云,美资直销培训相对能听一下,加上提前几个月反反复复约,实在不好推辞就去听一下。 到现场发现和十年前没什么区别,但既来…

    2021年10月13日
  • 密度国际:7天回本、躺着赚钱?

    打造直销+微商的圈子电商? 2021年7月15日,杭州密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文称“密度国际”)召开“2021密度国际美业总裁思维峰会”,会上在针对市场发展详细介绍绩效奖励机制之余…

    2021年8月18日
  • 增高纠纷一波三折,启美韩亚与主打轻医美的舒肌之语有何关联?

    据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消费已经连续六年成为经济增长的第一拉动力,而随着爱美人士的不断增加,生活美容服务业得到了迅猛发展,有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生活美容服务业的市…

    2021年4月3日
  • 没有了制度加持的内资直销企业该如何破局?

    随着直销企业2020年正式年报的渐次披露,据观察发现,外资直销企业业绩在艰难的环境下都有所增长,而内资直销企业则大部分持续低迷。 权健事件地震带来的“阵痛期“与2020年疫情叠加的…

    2021年4月12日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