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极生物实控变Laca,直销牌照下两套体系同经营

放眼直销江湖,有所向披靡的巨无霸企业,无论风云变幻,总是能从容不迫躲过风暴迎来更好的发展,当然,也有像九极生物这般,虽然顶着广东省首家获得直销牌照的上市公司的荣声开篇,未料,十载奋途变烫手山芋,前景糜暗终成残喘之师。

翻阅整个网络报道,关于九极最新的动态指向为“九极生物9000万‘易主’”广州淡水泉未果,被罚15万重回香雪制药旗下”。这不禁令人浮想联翩,九极生物在易主未遂后又有哪些故事?是精彩无限或是步履艰难。

高开低走曲折前半生九极深陷囹圄

追溯九极生物的过往,不难发现,这是一家成立于1999年,主营业务为保健食品、美容化妆品、保洁用品和保健器材等的研发、生产、直销和服务的老资格企业,且出身高贵。

早在上个世纪90年代中叶,九极生物的前身九极日用保健品成立。2003年,在合作方三九集团退出后,广东九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正式成立。凭借着与直销行业龙头企业如出一辙的科研成果、组织架构、产品种类,到经营理念,此时的九极生物风光无限,并被给予厚望:九极生物将成为下一个直销业界翘楚。

在众多觊觎九极生物的重量级投资企业中,医药类上市公司香雪制药率先抛出了橄榄枝,并在2011年全资收购了九极生物,至此,九极生物正式成为香雪制药的全资子公司。2013年,众望所归,九极生物获得直销牌照,成为了广东省首家获得直销牌照的上市公司。

就当香雪制药想将九极打造成“直销巨鳄”,并将其作为第一个战略板块正式启动,乐观预计“九极生物可给公司带来年销售3亿元、净利润4500万元的贡献”之后,九极生物却陷入了一个怪圈,发展逐渐背离了香雪制药当初设想的方向,原本打算一展宏图的九极生物陷入了一个个违法违规的漩涡

2017年3月23日,在查处九极生物非法传销一案中,为防止九极生物转移或隐匿非法资金,通山县工商行政管理局向通山县人民法院提出财产保全申请,要求对九极生物在支付宝及金融机构相关账户的存款依法予以冻结4000万元,期限为一年。虽然2017年5月31日,通山县工商管理局提出解除上述保全措施,但这对一个身属上市公司的直销企业来说,无疑落下了污点。2017年底,九极生物因涉嫌跨区域直销、收取高额会员费等行为,再次涉嫌传销。虽碍于母公司香雪制药上市公司的颜面,九极生物以“经营正常,传闻不实”进行了简短的回应,但接踵而至的涉传举报令其顾不应暇。2019年8月27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公布2019年第二批虚假违法广告典型案件,其中,九极生物发布违法广告遭罚4.5万元。

直销与传销仅一字之差,却天差地远,九极就这样在涉传的泥潭中挣扎,回天乏力。特别是受权健事件影响,直销监管加强,九极生物直销业务更是遭遇重重阻碍。有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1月30日,九极生物总资产8306.64万元,总负债1350.47万元。2019年营收为3468.18万元,净利润为-114.49万元,分别占香雪制药2019年营收的1.24%,净利润的-1.43%。重创之下的九极生物愁云压顶。在不盈利、多负面的重压下,母公司香雪制药秉承要爱惜上市公司羽翼的理念,最终做出了一项决定——变卖九极生物。

图片

 

2019年12月31日,香雪制药发布公告,拟将九极生物100%股份以90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广州淡水泉。2020年1月3日公告显示,九极生物已办理完成股权转让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一切看似完美,似乎在这次股权转让之后,九极会迎来新的变化与格局,舆论一篇哗然。就在行业及媒体都在为九极发展预测走向时,广州市黄埔区市场监管局叫停了这场交易,理由为:九极生物作为直销企业,未经国务院商务主管部门批准的情况下,擅自对股东、经营范围和法定代表人等事项进行变更,并办理变更登记及章程备案的行为,违反了《直销管理条例》第十一条的规定,构成直销企业未经国务院商务主管部门批准对企业章程进行重大变更的行为。2020年2月,广州市黄埔区市场监管局下发《撤销登记听证告知书》,并于5月对上述股权转让工商变更登记事宜进行撤销登记听证,责令九极生物改正未经批准变更股东、经营范围、法定代表人等事项以及企业章程的行为,并处以15万元罚款。

一场变卖交易最终以罚款结束,九极生物再次回到了母公司香雪制药的“怀抱”。

淡水泉9000万意在直销牌照做挡箭牌

虽然交易最终未成,但这家名为淡水泉的公司走进了人们视野,这不禁让人发问,这家叫做淡水泉的公司为何愿意接下九极生物这一“烂摊子”,并出资9000万认购。这其中又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

本网记者注意到,在此次交易前,香雪制药发布公告显示,香雪制药已将九极生物名下的货币资金、固定资产、无形资产等相关资产按审计后的账面净资产值无偿划转至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广州芮培优生优育医疗有限公司。同时还将其全资子公司广东九极日用保健品有限公司100%股权按审计后的账面值无偿划转至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广州香雪健康产业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出售的九极生物的交易范围包括九极生物的100%股权,其现有的业务、直销员或经销商资源、品牌、商标、专利、专有技术、食品生产许可证、食品经营许可证、直销经营许可证、保健食品注册批件、直销电子交易系统;九极生物目前拥有的 9个直销区域、10个分公司及30个直销服务网点;经营性资产及负债;且九极生物的房产、土地、物业、设备等固定资产、历年累积滚存的利润、已申请但尚未到账的政府补助及投资广东九极日用保健品有限公司的 100%股权等各项对外投资不在本次交易范围之内。换句话说,本次香雪制药只卖了九极生物一个空壳公司,在九极生物保留下来的各项资质中,直销经营许可证就是最大的价值资产。

广州淡水泉从股权结构来看,邱伟杰持有22.23%股份;温广行持有22.22%股份;上海聪幻企业管理咨询中心(有限合伙)21.22%股份;郭建南持有14%股份;温兆安持有13.33%股份;曾丽莉持有7%股份。值得注意的是,邱伟杰的另一个身份是直销企业中脉科技的第四任董事长,同时是拉卡品牌负责人。

邱伟杰曾长期担任中脉科技美体事业部业务副总裁、总裁,2018年底,更是当选中脉科技第四届董事长,其一手缔造的美体内衣品牌“LACA”一度风靡保健市场,为中脉的业绩做出重要贡献,成为中脉重要收入来源。这里要注意,广州淡水泉的另外两个大股东温广行、温兆安,也曾分别在中脉科技美体事业部担任要职。

因中脉遭遇了一系列变故,直销业务停滞不前。2019年10月,中脉因“发布虚假广告两年内受到三次以上行政处罚的,或者发布关系消费者生命健康的商品或者服务的虚假广告,造成人身伤害的或者其他严重社会不良影响”被监管部门列入严重违法失信企业名单。据知情人透漏,自从中脉众高管与经营人员纷纷离职加盟其他公司后,原本独立运作的Laca内衣总裁邱伟杰被迫上任南京中脉董事长,但因中脉各地市场维权事件屡屡不止,中脉这块直销牌照的遗留问题太多且已声名狼藉,加之Laca内衣夸大功效与欺诈行为被勒令停止虚假宣传,消除影响,并罚款17万元,邱伟杰只能被迫放弃中脉科技董事长职务,同时放弃中脉,寻求新的出路。

没有了中脉直销牌照的庇护,早已疾病缠身的Laca继续走直销的路被封死。在受到权健事件停止发牌后,只有找到一家有牌照的公司“呵护”,Laca内衣才能从虚假宣传、涉嫌传销的沼泽中爬出来,续写前史一路芬芳。至此,邱伟杰带领双温成立新公司,即广州淡水泉。卜数只偶,恰逢香雪制药出售九极,双方不谋而合,一边为止损,一边为拿牌,9000万,让邱伟杰和他的Laca内衣看到了新的希望。

2020年1月3日公告显示,九极生物已办理完成股权转让工商变更登记手续。然而,上述操作完成后,却被官方叫停。千虑一失,一切又似回到原点,邱伟杰该启动新的谋策预案了。

杂草丛生制度混乱九极自封出路

经历了大起大落的九极生物再也不是从前那个傲视群芳、未来加冕的直销皇太子,更像是一个烫手山芋,无人愿接。在此,我们很难想象一个被行业、被母公司给予厚望的直销企业为何会每况愈下。从拿到直销牌照时风光无限,到如今财政入不敷出,声誉满目狼藉,被母公司抛弃的九极生物这么多年的经营问题出现在哪里?

直销企业想要有良好的信誉一定是要遵纪守法,远离传销,但九极似乎并没有秉承这一经营理念,在最初涉传时监管不到位,并选择一味甩锅经销商,长此以往,最终为自身留下了抹不去的污名。

从2013年7月23日获得国家商务部直销牌照,九极生物的直销区域被划分为浙江、贵州、青岛、福建、云南、吉林、四川、江西、广东等9省市,然而,九极生物却在湖南省长沙市、湖北省随州市、襄阳市等地开展直销业务,严重扰乱市场秩序。此外,九极生物的准予直销产品含5个品种,但九极生物却在直销官网售卖几十种产品,而这些产品并没有在商务部备案。

据知情人士讲,九极生物采用三网合一制度,即级差制、双轨制和单轨太阳线融合于一身而成。换句话来讲,就是一个九极生物会员能拥有三种独立的经营网,每个经营网依照独立的奖金制度同时收钱。九极生物采用两种进人渠道。一种是只要398元即可,招一个人立刻有奖金,下家招人也有奖金,下下家招人还有奖金,下下下家招人也是一样有奖金。还可以发展无数条线,每条线都按这种模式领取相应奖金。另一种名门槛略高,初级会员628元,高级会员3118元。招一个人立刻有20%推荐奖,招两个人拿100%奖金,以后下层团队任何人招到的人都计于个人业绩,至少获得10%的对碰奖,可拿无限代,永不清零。

以上各奖金计算,无不以团队、层级为基数,被质疑为团队计酬的传销行为。这是一个正规从事直销的企业不该有的行为,是一种对行业法律法规的践踏,也是对自我发展饮鸩止渴的行为。

涉传、虚假广告、纠纷等破布缠身、岌岌可危,九极生物原本手握一把好牌,却打得稀烂。好在辗转反侧九极生物又回到了香雪制药旗下,但母公司显然对九极生物失去了耐心与信任,未来,九极生物究竟要走向何处我们不得而知。

据企查查显示,2020年6月29日,九极生物的股东变更回了香雪制药;2021年4月30日邱伟杰也退出了广州淡水泉,本该回到最初的九极表面风平浪静,但漩涡已起。有行业人士透漏,此次交易被叫停,但实际九极的实控方已变为以邱伟杰等为代表的淡水泉公司,在九极直销牌照下存在着两个体系,一方为九极旧部团队,另一方则为邱伟杰他们本体的拉卡体系,两个体系同时在利用直销牌照进行直销经营,实则已实现了牌照转手。至此,这场颇具争议的交易处在了实质而名不归的尴尬境地

图片

图片

诸如此番交易,都是对于通过正常审批手续获得直销牌照的企业的极度不公平。这种买卖直销牌照的行为,会扰乱直销市场秩序、破坏直销生态、会让直销行业蒙羞从而失去消费者对行业的基本信任,这无疑是对未来直销市场的降维打击,是在权健事件后行业要承担的又一黑云压顶。

在行业经历严峻挑战,走过风雨飘摇,方显回暖时,“九极生物们”请洁身自好,别让手中的直销牌照成为不法集团牟利的挡箭牌,别让已过而立之年的中国直销蒙上不尽的灰暗与说不出的苦楚。

本文转载自「」,仅供学习和交流,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本文观点不代表直销堂网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版权或来源标注有误,请及时和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迅速处理,谢谢!QQ:986820144

(0)
上一篇 2021年10月15日 上午9:47
下一篇 2021年10月18日 上午9:00

相关推荐

  • 9.9元引流上千?3亿补贴实现百万梦想?Seegreen的暴富经真的可靠吗?

    疫情后时代,经历过大幅度衰退的市场经济虽然正在慢慢复苏,但人们的生活和消费受到的巨大冲击还未恢复。在这样捉襟见肘的情况下,有些人想着能省则省少花钱,也有些人会另辟蹊径,纷纷开始寻找…

    2021年8月6日
  • 案例评析:“慢燃牛奶”是新型微商分级代理还是网络传销?

    作者系湖北省京山市市场监管局 殷力 2020年1月7日,湖北省京山市人民法院从北京某公司对公账户强制执行4388万元,北京某公司组织策划网络传销案终于落幕。该案从发案到执行到位,全…

    2021年2月23日
  • 蒲公英智能云 以多层计酬运作市场

    《知识经济》杂志记者从市场渠道了解到,深圳蒲公英智能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蒲公英智能云)正以多层计酬模式运作市场。 相较于市场上中心化储存模式,蒲公英智能云打算以区块链技术,…

    2021年7月13日
  • 密度国际:7天回本、躺着赚钱?

    打造直销+微商的圈子电商? 2021年7月15日,杭州密度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文称“密度国际”)召开“2021密度国际美业总裁思维峰会”,会上在针对市场发展详细介绍绩效奖励机制之余…

    2021年8月18日
  • 香橼资本放下屠刀

    2021年1月底,美国股市上演了一场精彩绝伦的资本大战,一群散户联手,将华尔街大鳄逼到了墙角。 事起于一家名叫游戏驿站(Gamestop)的游戏公司,这家公司成立于上世纪80年代,…

    2021年2月24日
  • 陆雪起新盘,变身皇封参

    “你知道倾后吗?” 当人们这样问时,有人会回答“是个微商,还挺火。”2020年,这家由陆雪在重庆创立的微商,从一个小品牌,成为了火爆一时的加盟项目。 倾后,曾被称为2020年中国西…

    2021年8月3日
  • 新华网评TST:保护社交电商环境持续发展

    “依法行政是社交电商法治营商环境的最基本保障。”   社交电商巨头“TST庭秘密”涉传被保康县和石家庄裕华区两地市场监督管理局先后两次立案调查,一度成为热点,我们一直在关…

    2022年5月26日
  • 靠发射卫星走红的佐丹力,现在何处?

    2018年底,美商社发布了一份微商行业富豪榜,引起业内外广泛关注。令不少人意外的是,微商这个新兴行业竟在短时间内崛起,并发展出体量如此庞大的企业。 如今,这份榜单已两年有余,蓦然回…

    2021年8月3日
  • 多燕瘦酵素果冻添加“泻药”迷局:消费者吃了拉肚子住进医院

    去年12月份,据多家媒体报道,多燕瘦一款酵素果冻被检测出添加“泻药”成分匹克硫酸钠(违禁成分)。匹克硫酸钠是一种特殊缓泻剂药品,具有润肠通便功效,但是有明显的不良反应和副作用,必须…

    2021年3月5日
  • 白云山维一精油爆火背后:化妆品不仅能“治病”,还能“致富”?

    “白云山的板蓝根一喝,口罩就不用戴,所以我今天来没戴口罩的。”近日,在某地的一场论坛中,广药集团董事长李楚源的一段发言引发争议。 公共场合戴好口罩,如今已成防疫共识。可涉事药企董事…

    2021年4月29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