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系直销,这十几家公司在想什么?

 

 

有这么一些公司,压着2000万元的现金在银行里,千辛万苦拿下一块直销牌照,却好几年一动不动,甘愿躺平。

什么行业这么任性?

为什么这些公司如何“豪横”?

这就是当下直销行业的一种令人迷惑的现象。

行业目前至少12块“僵尸牌照”

直销行业巅峰期拥有91家直销企业,从2018年初发放最后一块牌照汉德森后,行业已经整整4年没有发放新的牌照。反而,还有两家公司(权健和雅芳)退圈了。目前,行业总共是89家直销企业。

不仅如此,剩下的这89家中,有至少12家直销业务已经停摆3年以上,最长的已经超过10年。过去拼尽全力拿到的直销牌照,如今却成了摆设,成了“僵尸牌照”。

这12家“僵尸牌照”有:哈药、爱茉莉、圣原、宝丽、东方药林、克缇中国、浙江康恩贝、吉林云尚、河北华林、山东好当家、石家庄以岭药业、安永等。

哈药:2007年拿牌,2012年宣布退款、关停直销版块业务。

爱茉莉:2010年拿牌,拿牌后启动两年,约2012年左右全面终止直销业务。

圣原:2012年拿牌,此后屡次起盘失败,2015年后全面失声。

宝丽:2013年拿牌,拿牌后一年曾经有过小量市场动作。有产品更新、法人变更报备,但基本没有市场活动。

东方药林:2014年拿牌,此后总部屡次投巨资起盘,无奈起盘失败,2017年之后管理团队解散,牌照闲置。

克缇中国:2008年拿牌,一度成为本土化的标杆,巅峰期业绩超过60亿元,2019年因权健事件对直销政策缺乏信心,最终作出全面退出直销的决定。

浙江康恩贝:2014年拿牌,拿牌后成立直销事业部康恩贝康满家,2019年受权健事件影响直销业绩萎缩,后因康恩贝甩卖旗下大量资产,直销板块基本叫停。

吉林云尚:2014年拿牌,2018年因公司法人剧变,深圳运营公司停摆多年,现直销业绩比较小。

河北华林:2015年获得直销牌照。2019年企业因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案,主要负责人遭控制。直销市场归零。

山东好当家:2016年拿牌后一两年内曾经启动市场。2019年权健事件后直销版块基本再无市场活动。

石家庄以岭药业:2016年拿牌。2019年权健事件后停摆直销版块业务。2019年疫情开始后,将主要精力放在传统药业版块,此后直销版块业务全面停止。

安永:2017年拿牌后曾启动过市场,但只有小规模的团队,2018年之后基本市场停摆。2020年曾经试图将牌照租借美国维善优,但因政策被叫停。维善优大陆团队退回香港,安永牌照再次被闲置。

雅芳:2006年第一块牌照获得者,2012年宣布全面转型零售,此后长达十年雅芳直销业务归零。2021年退牌。成为唯一一家主动退牌的直销公司。

……

 

 

佛系又躺平,“僵尸牌照”公司究竟啥想法?

这十几家公司,包括哈药、爱茉莉、宝丽已经躺平十年,包括已经退圈的雅芳,那块直销牌照已经在总部的仓库中,恐怕早就已经沾满了灰尘。

其余的如山东好当家、康恩贝、以岭药业等公司,如今也是“佛系”直销。当初做直销本来就是因时因势而动,初衷就是为了“占个坑”,为传统的业务版块添砖加瓦。既然直销做不起来,不好做了,干脆退回老业务。有的公司,因为疫情,老业务反而更好了,那就把全部精力放回传统业务吧。

都是千辛万苦才批下来的直销牌照。一边是外资公司接连报喜,连番表态要加注中国,另一边却是十几块牌照佛系又躺平。

这十几家公司是咋想的?

对于这个问题,今日直闻曾经在不同的场合询问过这些企业的想法。如,东方药林,如今各种直销的监管会议,基本只是指派一个对直销业务完全不懂也不参与的普通员工参加。至于相关的直销管理人员和高管早已经不在了。经过前几次的起盘失败后,如今很难有充分的理由说服总部,再次投巨资组建人马,从零开始。更消极的还有哈药。

而对于爱茉莉、宝丽、石家庄以岭药业等企业来说,传统的业务版块风生水起,做直销不仅需要完全从零开始,而且弄不好一个负面新闻还可能牵连基本盘,得不偿失,放着就是最好的结果。

比上述企业更被动更无奈的恐怕是圣原,圣原本意一心一意做直销,但起盘几次失败后,如今已经有心无力,只能躺平。安永与圣原的状态类似。

克缇中国是比较特殊的,克缇曾经建立了成熟的直销体系,年度最高业绩达到60亿元以上,但因为权健事件后对直销的营商环境、媒体环境失去信心,因而直接关停直销版块,全面退回到传统的美容院线业务。

华林的可选择余地是最小的。经历过权健事件和组织领导传销罪的刑事处罚后,未来华林的命运只能是退牌了。

综合来看,这些企业都曾经起盘过,但都因为各种原因导致市场崩盘。之所以十多家企业佛系直销,主要原因是这几条:

一,行业政策消极,没有积极的政策刺激;

二,要重新起盘,需要再度巨资投入,已经没有信心;

三,单凭一块牌照已经难吸引到团队,牌照的吸附力不够强,不再有源源不断的团队主动送上门;

四,直销已经不是超强的带货通路,带货能力被削弱了;

五,直销的舆情风险仍然高,容易影响主业,特别是对上市公司有影响。

进,无可进。

退,又不甘心。

毕竟,直销牌照有特殊的市场价值。

 

 

虽然目前行业的审批和监管消极,但只要不再继续发牌,就意味着:

一,中国作为第二大经济体,直销市场规模庞大,只有89块直销牌照,牌照仍然属于稀缺资源,还有大量的人想进门进不了。因为少,所以直销牌照就有价值;

二,拿牌不易,退出容易,想再拿就没有机会。

三,一旦轻易退牌,必然引发一轮媒体曝光高峰。

什么才是“僵尸牌照”的回魂丹?

那么,“僵尸牌照”还有没有救治的必要?还能不能救?

“僵尸牌照”的存在,反映了直销行业顶层设计的问题,其实这也是行业的结构性问题。

那么,“僵尸牌照”还能不能回春呢?主要取决于两个方面的因素:

一,是否放开多层计酬,这是最关键的因素;

二,两个条例是否严格执行,一律严禁传销、严禁非直销的团队计酬,这会形成微商、社交电商的资源向直销回流,同时直销还要加快与数字化、直播带货、私域社群融合。

但从目前来看,第一点在短期内是无法实现的,毕竟多层计酬即便在它的发源地欧美国家也遭到重重限制。而且就算要放开多层计酬,必然要配套严格的法规进行限制监管,要辅以直销法、大数据监管、团队规模限制、奖金制度报备、保证金修正等配套制度,这些配套制度不建立起来,很难放开。

至于第二个条件,严格打压限制非法传销、严禁任何非直销的团队计酬,这是近两年各地市监主要取得的成果。近两年直销之所以复苏较快,也跟对非直销的团队计酬模式的严厉打击有很大的关系。这只能帮助一部分直销企业复苏,却无法帮助僵尸牌照复活。但这可以让一部分的“僵尸牌照”企业更容易转让或租借牌照。

直销牌照退出机制,佛系直销公司能否体面退出

两个条例制定于2005年,作为直销行业的基本监管框架,两个条例是特殊历史背景下的产物,尽管在制定的过程中参照了欧美直销监管的一些精神,征询调研了当时大量直销企业的意见,但随着市场的发展,它的局限性和滞后性也越来越明显。

 

 

市场准入,是两个条例为直销定的调子:所有想要从事直销这种营销方式的企业,必须要经过严格的审批。未经审批的,一律属于违法行为。这个市场准入,就是直销牌照审批制度。后来,商务部制定了《直销经营许可审批指南》,这是企业申请进入直销的必须流程。

退出机制,分为主动退出和被动退出两种。

从被动退出机制来说,《直销管理条例》第41-52条中,有关直销企业违反规定的法律责任,都有对企业吊销直销经营许可证的条款。当企业违反具体的规定,什么情况下可以启动退出机制的,条例中是有说明的。但这是企业违反了规定的情况下,遭到吊销牌照的处罚。

至于企业主动退出,借壳直销,在进行商事变更之前,同样需要商务部审批同意后,才可以进行。

目前,主动退出的企业只有雅芳中国,而雅芳也是第一块牌照的获得者。

雅芳,是中国直销的开局者,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雅芳在停业10年后才启动退牌程序,这种做法是许多“僵尸牌照”可供参考的主动退出的方式。这种做法,可以最大程度的淡化退牌给母公司带来的负面影响。

对于“僵尸牌照”来说,被动退出的负面影响远远大于佛系直销,而主动退出的最佳方案,要么是像雅芳那样等市场冷却10年后再退出,要么就是转让。

因此,建立一个宽松的直销牌照退出机制,让“僵尸牌照”企业可以以较小的市场成本退出直销,这样才能避免更多企业躺平。

“僵尸牌照”增多,反映了当下从事直销的动力不足,资源流动性差,企业活力不足,缺乏刺激性的因素。也反映出,随着行业的“蛋糕”不再增大,市场正在淘汰一批优势不明显的企业,过去靠政策红利带动起来的一些企业,如果不能及时将政策红利转化为市场的动力,也终将被市场所淘汰。

本文转载自「今日直闻」,仅供学习和交流,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本文观点不代表直销堂网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版权或来源标注有误,请及时和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迅速处理,谢谢!QQ:986820144

(0)
上一篇 2022年2月9日 下午2:29
下一篇 2022年2月9日 下午2:30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