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家企业被勒令核查牌照挂靠 直销业或迎新整治

 

日前,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办公厅发布《关于核查直销企业以合作形式变相转让直销经营许可问题的通知》(简称“《通知》”)(市监竞争函[2021]1610号)。《通知》中指出,近期有舆情反映,部分直销企业通过挂靠、转让股权、相互交叉持股等多种方式与其他企业合作,涉嫌变相转让直销经营许可并导致非直销企业未经批准开展直销活动。其中,安永(中国)保健品有限公司、天福天美仕(厦门)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大溪地诺丽饮料(中国)有限公司、理想科技集团有限公司4家公司被“点名”要求核查。

“权健事件”发生后,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对直销行业进行了大规模整改,尤其是正在申请直销牌照的企业,需要进行重新核查。由于新的《直销管理条例》尚未公布,直销牌照的申请也迟迟未重新开放,这就使得很多试图进入直销行业的企业开始在已获得牌照的企业中寻找“合作伙伴”,部分无资质企业在与直销企业的合作之下开始了直销活动,直销牌照挂靠行为的频繁出现,最终引得监管部门的勒令核查。

“直销牌照挂靠问题多年前就存在,甚至出现过一个牌照多个企业使用的现象。” 行业专家胡远江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一方面直销牌照的申请门槛较高,很多外资和中小企业不具备申请条件,因而选择了此种方式。另一方面,很多行业中的经理人,为了规避或转嫁部分风险,选择与直销企业以挂靠的方式合作。但无论是哪种原因,都是有意避开监管部门、违反现有条规的行为。

挂靠疑云

《通知》中指出,近年来,直销行业整体经营业绩下降,个别直销企业为促进经营,与其他企业合作,甚至与未在我国进行商事登记的国外直销企业或团队合作,存在规避法律、逃避直销经营审批的风险隐患。在《通知》中,安永(中国)保健品有限公司、天福天美仕(厦门)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天福天美仕”)、大溪地诺丽饮料(中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溪地诺丽”)、理想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理想科技集团”)4家公司被“点名”,要求地方监管部门核查。

据了解,2021年7月, 理想科技集团与华莱集团举行了合作仪式,并成立了理想华莱科技有限公司。华莱黑茶的原某地区负责人向记者证实,理想科技集团确与华莱集团在直销业务上达成了合作。在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官网上,也可以看到与理想科技集团的合作介绍,其客服人员也向记者确认了此事。

天眼查显示,湖南华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高管发生重大变更,理想科技集团掌握该公司约51%的股份。值得注意的是,华莱集团曾申请过直销牌照,且在多地因涉传被查处。

除了理想科技集团之外,其他被点名企业在近段时间也与其他国外直销企业有公开合作。今年3月6日,国内直销公司天福天美仕和美国New U Life(新生命)公司(以下简称“新生命”)举行了盛大的合作启动仪式,双方计划在中国市场合资建立子公司,开启全方位合作。

公开资料显示,新生命的前身是美国一家制药公司,从2017年11月起,该公司正式启用New U Life的名称。2020年,新生命董事长Alexy Goldstein曾在公司年会上表示,“即将在中国设立合资企业”,明确表达了对进入中国市场的渴望。在该次仪式上,新生命明确将在今年落户上海。

虽然新生命与天福天美仕达成了合作协议,且成立了天美仕新生命公司负责相关业务,合作仪式上,Alexy Goldstein表态说:“非常感谢天福天美仕的合作,这将有利于公司支持中国大陆的新生命家人与会员,为他们提供更多的机会,与全球客户共享我们的功效强大的产品。”接下来,我们就来看看新生命提供给中国市场的是一款怎样的产品。但按照现有的《直销管理条例》来看,天福天美仕的直销牌照是与新生命公司无关的,天福天美仕也不能以直销模式销售备案以外的任何产品。

目前,新生命的业务已在中国逐步展开。根据业内人士透露,新生命并不与天福天美仕共用一个经销体系,但值得注意的是,新生命一直主打抗衰老类产品,而天福天美仕在去年也同时推出了有关抗衰老类的产品。对于被点名是否与新生命的合作有关,记者向天福天美仕求证,但天福天美仕方面明确表示目前不便接受采访。

另外两家公司,大溪地诺丽与爱睿希也存在一定联系。根据公开资料,爱睿希与大溪地诺丽两家同属于美国新世纪旗下的全资子公司。根据行业人士的说法,爱睿希是由优莎娜原部分人员参与创立的,而优莎娜在中国的公司正是另一家拥有直销牌照的公司葆婴中国。而后,美国新世纪收购了爱睿希,爱睿希正式与大溪地诺丽成为兄弟企业。记者分别联系了大溪地诺丽与爱睿希,双方工作人员均表示知晓对方的企业,但对于双方之间的关系不便透露。

据悉,行业内曾多次传言两家公司将要合并。按照《直销管理条例》的规定,大溪地诺丽与爱睿希是同处于新世纪旗下的子公司,如果两家的业务要合并,属于重大变更事项,应向有关部门提交相关申请,而两家公司迟迟没有要合并的提案和公示。

记者注意到,此次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点名的多家企业,均在近年来对外宣传与其他企业达成某种形式的合作,且合作对象同时在开展直销模式的业务。因此,有存在无资质企业挂靠有资质企业进行经营活动的嫌疑。

依据《直销管理条例》第十一条规定,“直销企业有关本条例第八条所列内容发生重大变更的,应当依照本条例第九条第一款规定的程序报国务院商务主管部门批准”。按照《直销管理条例》相关规定,不得以合作形式变相转让直销经营许可,不得帮助合作企业规避法律、逃避审批,以借壳方式开展违法直销活动。对存在未报商务部门审批擅自进行股权变更行为的,应当依据《直销管理条例》第四十一条规定予以立案查处。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要求在11月30日之前,上述4家企业所在地的市场监管部门将调查情况进行上报。截至发稿,尚未有公司对此作出公开回应。

多年顽疾将被整治?

在反传销救助中心负责人马胜玲看来,牌照挂靠主要集中在很多挂靠企业以被挂靠企业的直销牌照为宣传点,宣扬自己的合法、合规性,但实际上一直在传销行为的边缘徘徊。而这些挂靠企业往往都是一批职业经理人,与各个直销企业进行各种形式的挂靠和合作,一旦出现问题,被挂靠企业往往会以“仅存在售卖关系,不存在企业行为”的说法回应公众,而这些经理人则会消失甚至转至另一家企业挂靠。

2018年12月,辽宁省海城市人民检察院召开公诉检察工作新闻发布会。当地媒体报道称,星晨联盟创始人林俊等28人组织、领导的传销案,涉及金额15.18亿元,为国家挽回经济损失1.46亿元。虽然坊间时有传闻,但这是官方首次披露林俊等人传销案的案情进展。根据行业人士的说法,早在2018年5月,林俊因涉传问题被捕。

2016年7月,卫康生物发布公告称:“有直销团队打着卫康生物名义,从事‘X新能源汽车股权’销售或赠送股权等行为,影响了卫康事业的正常运营,更侵犯了广大卫康会员的合法权益。”

2017年4月,卫康生物发布《终止与星晨联盟(系统)合作声明》声明中写到,“因双方业务发展方向及发展需求相悖,卫康即日起解除与星晨联盟的合作关系……在双方解除合作后,星晨联盟在任何场合、以任何形式开展的业务与市场行为,由星晨联盟自行承担全部责任。双方合作期间,星晨联盟未按国家法律法规和卫康公司规范运营要求进行的市场销售行为,由星晨联盟自行承担全部责任。”而林俊此前曾在直销企业大连双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出任副董事长。2015年6月,林俊仍以大连双迪副董事长的名义出席活动,但到了9月又走马上任了卫康生物的副董事长。

根据原参与者的透露,并结合反传销协会人士李旭的说法认为,星晨联盟以卫康生物的直销牌照为背书,以新能源汽车为产品,经营疑似传销活动。“这些团队在宣传上往往与直销企业高端捆绑,销售直销企业的产品,然后进行拉人头、发展下线的经营活动,一旦出现问题,这些团队往往立刻烟消云散,但很难有证据表明这些违法活动是在直销公司的授意下进行的,因而往往罚不至直销公司。”李旭说。

除了上述林俊的案例,公告自己与相关公司无直销业务往来的企业不在少数。2018年3月,直销企业安徽康美来大别山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安徽康美来”)发表了一则声明,阐述了与山东康美来蒜庄园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山东康美来”)的关系。公告中称安徽康美来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收购了山东康美来1.987%的股权,但山东康美来并不是安徽康美来的子公司,双方也并没有开展直销业务的合作,并称“‘蒜庄园’的过去、现在开展的一切市场活动与我司无关。”

2018年8月,《知识经济》杂志曾质疑,身为直销企业的辽宁清晨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将自身直销牌照租赁予微商企业酥咔集团。随即,辽宁清晨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发布公告称,与酥咔集团不存在挂靠或收购关系,但仍旧承认与酥咔集团存在“战略合作关系”。

长久以来,行业中存在着一些直销牌照挂靠的问题,此次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的点名督办,或许将对直销行业带来新一轮的整治。

本文转载自「中国经济网」,仅供学习和交流,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本文观点不代表直销堂网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版权或来源标注有误,请及时和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迅速处理,谢谢!QQ:986820144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