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藏医药走向全世界——专访金诃藏药创始人艾措千

他建立博物馆、办大学、开医院

同时成立研究院,创办制药企业

一切只为了延续藏医药文化

让藏医药更好地造福于人类

他是企业家

更是文化的守护者和传承人

他就是艾措千

跟着《小康》专访走进艾措千

“去青藏高原旅游吗?可否给我带一些七十味珍珠丸?”

“我的父亲,本来瘫痪于床上,吃了藏药,很快就可以下床。”

……

藏药的故事,在近几年如雨后春笋般在大城市中崛起。在不少人看来,如今的药品中,似乎没有比藏药更神奇的了。毕竟,具有数千年历史的藏药,蕴藏了雪域高原与神山圣湖的精妙。

让藏医药走向全世界——专访金诃藏药创始人艾措千

 

藏医药的现代传承

藏药药用植物大多分布在海拔3800米以上的高寒草甸植被、高山垫状植被、高山流石滩稀疏植被之间。这些生长在高原上的植物没有受到任何污染,是纯天然的药材。冬虫夏草、藏雪莲、藏旺拉、红景天、人参果……这一种种稀有而珍贵的药材维持着藏区牧民的日常健康,慢慢的,它们也逐渐被世人所知晓。

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七十味珍珠丸”,以珍珠、檀香、降香、九眼石、藏红花、牛黄、麝香制成的藏药七十味珍珠丸,是治疗中风、瘫痪的灵药,对心脑血管疾病有着奇特的疗效。曾有瘫痪的病人,服用七十味珍珠丸后不久,即可站立行走。七十味珍珠丸对于中风造成的的神经系统损坏所导致的瘫痪有明显的治疗效果,在青藏地区十分名贵,一丸可以换一头牦牛。

在位于西宁市生物科技园区中心的金诃藏药的制药车间里,现代化的制药设备和传统的藏药生产工艺科学紧密地结合了起来,传统藏药的炮制、生产工艺、剂型加工都进行了前所未有的改造,药品从生产、检测到最后包装已全面采用工业自动化控制系统管理。“这只是金诃藏药的一个部分,我们的最终使命就是让藏医药文化延续下去,更希望能够成为一座民族医药文化的桥梁,让更多人获益。”金诃藏药创始人艾措千说。

“这个缘分太好了!”

继承和发展藏医药文化,最需要的就是藏医学人才。金诃藏药五位一体单位——青海大学藏医学院是经国家教育部批准设立的全国两个藏医学高等教育机构之一。十几年来,藏医学院已累计培养了3000多名高等藏医药人才,为藏医学的传承作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而艾措千,则每年都要抽出固定的时间,花几个月游历五大藏区,寻找民间的藏医学家,挽救即将失传的各种藏医技艺。

除此之外,艾措千还做了一件非常有意义又了不起的事情——筹建世界上迄今为止唯一一座展示和保护藏医药文化遗产、发展进程物证、珍贵文物的藏医药专业博物馆。在人们惊叹于这座博物馆的专业、其馆藏之丰富,还有其镇馆之宝——世界上最长的唐卡时,很少有人想到,这座博物馆的馆长居然是一名企业家,而且还兼任青海省藏医药学会理事长等诸多学术职务。

不仅如此,艾措千还一直致力于让藏医学走向世界,走出了国际范的发展路线。他主持编纂了我国迄今规模最大的藏医药文献《藏医药大典》,全书60卷,附总目1卷,6000万字,收录了638部藏医药经典古籍和近现代代表性论著。该书系统完整地介绍了藏医药学的发展历史和现状,总结了藏医药学几千年来的发展成果,是代表我国藏医药文献研究国际领先水平的一大硕果。在产业应用方面,艾措千及科研团队已经研发出了众多具有独立知识产权的产品,投入生产后,已经取得良好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比如,家长们熟知的“安儿宁颗粒”,获得权威指南的推荐(《中医药单用/联合抗生素治疗小儿急性上呼吸道感染临床实践指南》),被正式列入2015版《中国药典》。

不过,这位谦和的藏族企业家从来没有为自己对藏医药领域做出的贡献感到满足。在他看来,这都是他应该做的事情,是他的责任,是他的使命,也是他的缘分。

“很多事情是一种缘分,一生中能做这么一件事情,这个缘分太好了!”艾措千说道,“我从学习西医到研究藏医,从事藏医药,包括藏文化的管理,并且在这个领域坚持了下来,除了缘分,我认为最主要的是藏医文化的魅力。”回忆起与藏医药结缘的经历,艾措千不禁露出了笑容。

作为藏医药学界的一个领航者,当代藏医药传承与保护、藏医药产业链构建中的关键时刻都留下了艾措千持续探索的足迹。几乎无人能想到,他最早学习的其实是西医。“年轻的时候,我并没有以弘扬藏医药为梦想,也不像很多人生来就是藏医的继承人,这是我人生的一个机遇。”艾措千表示。

最早,艾措千在青海医学院学习西医,虽然接触过一些传统医学,但是对藏医药了解不多。1974年毕业后,他被分配到青海省海南州同德县医院。在那里,他发现许多牧民生病并不看西医,而是去寺院或民间藏医那里治病。起初,艾措千对此并不以为然,但随着对藏医药的慢慢了解,他窥探到一个让他折服的神奇领域。

早在4000多年前,藏族先民已经在进行用于医学目的的穿颅手术,这种穿颅术也广泛见于西欧、俄罗斯、波兰新石器时代的遗址,偶尔也发现于南美洲秘鲁等地的古代文化遗址。说明包括藏医学在内,藏文化很早就和亚、欧、非大陆的各史前文化有着广泛的联系。而藏族先民早期医疗实践中最辉煌的要数药学。藏地在上古神话中即被称为是“不死之药”的产地,晚一些的文献中被称之为“曼畯”(药物之域)。自古以来,藏地持续不断地向东亚、南亚和世界各地输出许多重要的药物,这种传统一直持续到现在。

对藏医药接触越多,艾措千就越深刻地感受到藏医药的独特魅力。1990年,他被调任青海省藏医院院长,从此与藏医药结下了不解之缘。在青海省藏医院,艾措千对藏医药文化及其历史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他深深为藏医药文化的魅力所感染,全身心地投入到藏医药事业中。

作为世界四大传统医学之一,藏医学是一个博大精深、包罗万象的医药学理论系统。随着对藏医药体系的研究日渐深入,如何更好地传承、保护藏医药文化,如何构建科学而系统的产业链,让藏医药走向世界,造福于更多国家和民族,成为艾措千关注的问题。西藏、青海、四川的甘孜州和阿坝州、甘肃的甘南州、云南的迪庆州是我国的五大藏区。在藏区,长期以来,藏医的传承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寺院和民间医师,因此每一位老藏医的离开,带走的都是不可复制的藏医学经验……

艾措千认为,在某种程度上,弘扬民族医学,发展民族医学,首要就是传承。“对传统藏医药的研究和传承是一个很复杂的系统工程,我们也是在实践的过程中逐步让我们的规划更科学,更符合藏医药研究和推广的实际需求。”

弘扬藏医药,造福全人类

为了挽救珍贵的藏医药文化遗产,艾措千启动了一个民族朝阳产业,他建立博物馆、办大学、开医院、创办制药企业……短短十几年间,一个集文化、教育、医疗、研发、生产、藏医药资源保护、营销为一体的全产业链民族企业、一个以“弘扬藏医药,造福全人类”为使命的企业——金诃藏药诞生于青藏高原。

为了更好地保护藏医药文化,艾措千投资修建了世界上迄今为止最大的藏医药专业博物馆——中国藏医药文化博物院,这是专门征集、保护、研究、展示发源于青藏高原地区的藏医药历史文化遗产以及藏医药发展进程物证、珍贵文物和藏族文化艺术彩绘的综合性专业博物馆。金诃藏药五位一体单位还拥有青海省藏医药研究院,是目前国内唯一集藏医药基础理论研究、藏药理化分析检测、制剂工艺研究、安全性评价、藏药新药开发及重大疾病防治技术研究为一体的综合性藏医药科研基地。

“人才培养是藏医药发展的最关键部分。”艾措千说道,为了培养藏医学后备人才,艾措千把青海大学藏医学院纳入五位一体模式的组织框架。青海大学藏医学院牵头组织编撰了国家21世纪系列藏医、藏药本科教材,牵头临床医学教材的首次藏文翻译工作等。同时,学院还培养了众多藏医药复合型专业人才,在藏医药教育史上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藏医药人才的培养需要漫长的周期,一个藏医博士生要成为一名好医生,没有丰富的临床实践是不行的。”在多年来对藏医药身体力行地研究和推广中,艾措千一直把培养和储备藏医药精英人才作为核心工作之一来抓。青海省藏医院更是成为传承和弘扬藏医药文化的基地,是藏医药专家的聚集地。青海省藏医院成为全国首家“三级甲等”民族医院,是集医疗、教学、科研、制剂多位一体的综合性民族医疗机构,是全国十大重点建设民族医院之一、青海省唯一国家药物临床研究机构。

尽管身兼数职,艾措千依然每年至少花上三个月时间,带着自己的专家团队,奔波于五大藏区200多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寻找藏医精髓,搜集、抢救、挖掘散落于民间、濒临失传的藏医药经典古籍文献。

“我并不觉得累,我一直认为,藏医药应该造福全人类,我会做好这个历史进程中属于我的这一段工作,把藏医药更好地传播出去。”谈到藏医药发展的前景,艾措千充满信心,他相信藏医药的魅力能征服更多人。艾措千表示,“弘扬藏医药,造福全人类”的信念和事业,他将用一生去追求。

本文转载自「金诃藏药」,仅供学习和交流,不具有任何商业用途,其目的在于传递更多的信息,本文观点不代表直销堂网立场。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涉版权或来源标注有误,请及时和我们取得联系,我们将迅速处理,谢谢!QQ:986820144

(0)
上一篇 2022年4月21日 下午5:19
下一篇 2022年4月21日 下午5:30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