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销堂网——行业最具影响力的中国直销网、直销人首选网络直销门户!
直销堂网主页 > 独家报道 > 深度报道 > 康恩贝胡季强:潜学阳明再立志 十年冲击一千亿

康恩贝胡季强:潜学阳明再立志 十年冲击一千亿

编辑:龙冬冬来源:每日商报更新时间:2018-11-05围观:
\
 
  1982年8月的一个早晨, 20岁出头、身材精干、一脸青涩的胡季强走出金华兰溪县城火车站,等候在外面的一辆平板车,载上了他的行李,穿过街巷、民房和高低不平的泥路,把他送到了当时的兰溪县云山制药厂。
  他是这家制药厂迎来的第一位大学生。这个尚未褪去学生气的年轻人,两年半后就被时代的洪流推着站上了企业领导者的位置;而他也不负众望,带领偏居一隅的小药厂发展成为国内规模最大的现代植物药企业之一,并在2004年成功登陆A股。
  这段康恩贝的故事,是浙江民营企业在改革开放浪潮中成长壮大的缩影,“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今年57岁的胡季强常常用这句话来回应外界对于康恩贝的褒扬。事实上,在深深感恩时代的情怀下,交织着这位改革闯将30多年来披荆斩棘,由热血走向通达的心路历程。
 
  二十存大志
  甫出校门,率企业高速冲刺
  “南存辉修鞋、李书福拍照起家,而我的职业生涯是从‘包分配’开始的,用现在的话来说,叫做‘先立业后创业’。”胡季强用这样的开场白来说明自己和同时期的浙江民营企业家的区别。
  1982年,从浙江医科大学药学系毕业后,胡季强就进入康恩贝的前身——兰溪云山制药厂,成为了该厂第138号员工。
  这家创建于1969年的街道小药厂由一个养蜂场转变而来,早期主要生产花粉和蜂产品。从上世纪70年代中期开始,逐步开始生产药品。作为厂里第一个科班出身的大学生,从进厂之初,胡季强就被委以研制新产品的重任。花粉口服液、花粉糕(片)、小儿流感糖浆等公司早期热门产品,都凝结了他的心血。
  1984年2月,金华兰溪被国家列为体制改革试点县,在当地的国有和集体企业中,一大批有作为的年轻人被推上了领导岗位。而当时进厂不到两年、年仅23岁的胡季强,因为业绩突出、才能出众,被选为了副厂长,一年多后,他又被任命为厂长。
  “那个时候的改革力度、开放氛围和用人的大胆程度,和革命年代相比都不遑多让。革命年代,20岁左右的年轻人,担任师长、军长的不在少数,放到今天来看,是难以想象的。”回顾那次履新,胡季强感慨不已。
  和很多处于从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过渡的集体所有制企业一样,当时的云山制药厂人心浮动、设备老旧、产品单一、利润微薄,老员工上班懒懒散散,年轻员工则大多不安心工作。
  面对诸多困难,年轻的胡季强并没有退缩,他大刀阔斧地实施了一系列的改革措施:对内,打破了原先的“大锅饭”和“铁饭碗”制度,建立经济责任制,实行按劳分配;对外,努力突破计划时代的“包销”制度,组建自己的销售团队,“走出去”开拓销售渠道和产品市场。
  在胡季强的主持下,云山制药厂在1985年研发出了一款新药——前列康。这是世界上第一个以花粉为主要原料、治疗前列腺疾病的药品,一举填补了国内前列腺药品的市场空白。
  这款疗效好、副作用小的产品一经推向市场,就大获成功,当年即取得了8万瓶的销售业绩。现如今,前列康仍是国内服务人群最多的前列腺疾病治疗药物。
  此前每况愈下的小药厂,登上改革开放的列车,迎来了高速发展。1984年,云山制药厂全年产值500多万,利润80多万;而到了1987年,销售额增长到了3000多万,利润达到500多万。1987年-1989年,全厂的综合经济效益连续三年位列浙江省同行业第一名。
 
  三十而进击
  再推新产品,总部迁至省城
  前列康的一炮而红,让云山制药厂的面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胡季强并没有安于现状,坐享其成。相反,他加快了寻找新的增长极的步伐。
  1987年,胡季强熟识的一位专家前辈从德国访学归来后,给他打来电话,提供了一条信息:当时在欧洲,采用银杏叶提取物制成、用于治疗心脑血管疾病的植物药非常畅销,不过在当地,生产银杏叶提取物的原料和人工成本都非常昂贵。
  具备敏锐市场直觉的胡季强顿时眼前一亮,“银杏树在中国种植比较广,如果由生产植物药起家的云山制药厂来生产银杏叶提取物,成本一定可以降到最低。”
  但在当时,国内药企对提取物组分缺乏了解,也不具备提取技术。为了克服难关,胡季强特地跑到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找到了这方面的专家寻求帮助。
  1990年,经过攻关,云山制药厂生产的银杏叶提取物面世了,这是国内企业的突破。也是在这一年,“康恩贝”这个商号诞生了,兰溪云山制药厂更名为浙江康恩贝制药公司。“昨天的云山制药厂向你告别,今天的康恩贝向你走来”,这则别具一格的更名告示,一时广为传诵。
  之后,康恩贝又在1992年成功研发出了国内首个符合国际标准的现代植物药——天保宁牌银杏叶片。到了1995年,天保宁销售额已经达到了8000万左右,和前列康一同成为康恩贝热销至今的两大拳头产品。
  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康恩贝的发展进入了快车道,企业和产品接连收获了一连串的国家级、省级荣誉,成为行业中的“明星企业”。对于企业的发展来说,人才、资金和市场是最关键的几个要素,也正是从这一时期开始,企业急需的要素资源无法在兰溪得到配置,胡季强逐渐感受到了来自地域空间限制的瓶颈。
  他回忆说:“当时我们在兰溪一家银行贷款50万元,还要到金华去审批”。再加上县级城市对于高层次人才缺乏吸引力,胡季强内心“走出去发展”的念头越来越强烈。
  不过在中国,企业总部迁移一直是个讳莫如深的话题,无论是企业自身决策,还是地方政府审批,都是慎之又慎。“我当时提出,如果康恩贝将总部迁到杭州,生产制造中心仍然留在兰溪,主要税收也仍然缴在兰溪,并且承诺未来几年内,每年上缴税收增长15%,没有完成任务的部分,企业甚至愿意从利润里倒扣。”胡季强说,他的想法在当时显得大胆和冒险,因为消息一经传出,一定会招来外界铺天盖地的质疑:康恩贝是不是觉得兰溪不行了?
  最终,胡季强收获了一个让人惊喜的结局:兰溪县的领导研究后认为,企业走出去谋求更大的发展,从长期来看对兰溪是有利的。兰溪县时任主要领导还在制药厂召开了一次现场办公会听取意见,做出了支持康恩贝搬迁总部的决定。1994年5月,浙江康恩贝集团有限公司在杭州成立,成为了浙江省首家将总部迁址杭州的地方企业。
  “直到今天我仍然想为当时兰溪县的主要领导点赞,只有真正有担当、有远见的领导才敢于做出这样的决策,这个决定也为康恩贝之后二十多年的发展奠定了基础。”胡季强说。
 
  四十怀天下
  企业上市,追赶世界级药企
  从县城兰溪来到省会杭州,胡季强的视野和格局一下子打开了。“1993年的时候康恩贝的营收还只有6000多万元,到2003年整个康恩贝加起来差不多有6亿多元。”胡季强说。
  2004年4月,在总部搬迁后的第10个年头,康恩贝迎来了发展历程中又一个里程碑,公司股票正式在上海证交所挂牌交易(代码:600572)。
  胡季强说,作为一家以现代植物药为核心的药企,康恩贝在上市之前侧重于内生增长,而在上市之后,发展模式转变为了“内生增长+外延并购”双轮驱动。
  “做企业就应该合理地应用杠杆,通过整合内外部资源,补强短板。”他表示,康恩贝上市至今的近15年中,做了10多次并购,即使股市低迷,企业的营业规模、资本价值仍实现10多倍的增长。
  “资本市场给我们带来的不仅仅是资金,还有行业资源、规范治理、国际视野,让我们有了追赶世界级医药公司的底气。”胡季强说。
  胡季强说,中国的经济总量已位居世界第二,同时是全球第二大医药市场,但是中国没有一家医药企业进入世界处方药企50强,也没有一个药品进入世界药物销售100强,每每看到这样的数据,他就会感觉非常痛心,也深深自责。但胡季强同时认为,这也意味着巨大的机会,“未来的几年,我们将做一些取舍,真正聚焦自己擅长的植物药领域,争取做成一家千亿级的公司,康恩贝上市公司2017年销售额只有50多亿元,这意味着我们要在这个基础上增长20倍。”
  “虽然难度不小,但我这个已过中年的人既然明确了方向,完全可以开启自己更加精彩的人生下半场。”胡季强如是说。
 
  五十再立志
  潜心阳明心学,为人类健康献至诚至爱
  去年12月,康恩贝搬入了位于滨江区滨康路的新楼——康恩贝中心。在这幢乳白色蜂巢造型建筑的前广场上,最引人注目的是一座明代思想家、哲学家王阳明的铜像。不仅如此,在这幢大楼内部,还专门辟出一个楼层,建立了康恩贝“致良知”四合院,用于研习包括阳明心学在内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探讨新时代下的商业文明之道。
  事实上,从上世纪90年代起,康恩贝就把“为人类健康献至诚至爱”作为企业宗旨,近30年来,这句话贯穿康恩贝发展的每一个阶段,渗入到了每一名员工的价值观中。“制药是一个高危行业,要有一颗善心和敬畏之心,用一颗对待父母和兄弟姐妹的心对待消费者,有个说法叫一念成佛,一念成魔。所以我们一直倡导做好人,做好药,做好人是做好药的前提。”
  在康恩贝,有一本特殊的日记本,记录了2003年“非典”期间,康恩贝上下一心担当、落实抗“非典”药品生产、捐赠的全过程。从这场波及全国的大疫情暴发之始,胡季强就率领全体员工打响了抗击“非典”的攻坚战,科研人员昼夜研发,产业工人加班赶制,采购部门紧急调购药材,在卫生部公布权威配方之后的第三天,康恩贝生产的预防“非典”汤剂就大批量供应市场。整个“非典”期间 ,康恩贝向各地捐赠的非典防治专用药品、消毒清洁用品以及现金累计价值1800万元。
  2008年5月,一场突如其来的汶川大地震,让山河呜咽大地含悲,康恩贝又第一时间站出来,紧急安排旗下的各家药企调拨药品支援汶川灾区。而在后方,胡季强亲自带头组织员工捐款,康恩贝向灾区捐赠现金和药品价值共计4000多万元。胡季强说:“这场特殊的战斗,不仅是对企业社会责任,更是对企业家精神的考量。”
  胡季强对于王阳明的敬仰和推崇由来已久。他从2015年10月开始系统地学习阳明心学,在研读了王阳明的《传习录》等书籍后认为,不仅有必要重新理解“立志”,而且应该重新立志。
  500多年前,王阳明龙场悟道后,在龙冈书院向学生们提出了“立志、勤学、改过、责善”的四事教条,规劝教导学生成圣成贤,并且把“立志”放在了四事之首。
  王阳明的教诲引发了胡季强的思考,“过去我们把成名、成家、做大官或者做大企业当成了立志,其实,这些只不过是人生阶段性的成就,是通过立志、勤学、改过、责善的功夫,一步一步去达成的绩效。而只有立下成就他人、利益社会的高远志向,才是种下了人生之根,才能在未来的人生道路上,时时处处以圣贤为榜样,戒慎恐惧,提升自己的心性和境界,开发自己的良知良能,拓展事业,成就精彩的人生。”
  胡季强说,他在治理企业的这30多年中,有过辉煌,也有过彷徨;走过坦途,也绕过弯路。开始学习阳明心学之后,他专程赴贵州修文县龙场,在王阳明悟道之地伫立良久,豁然开朗,明白了他此生最大的责任和使命,是与这个伟大的时代同频共振,做人民生命健康的忠诚卫士,让中华医药放大光明于世界!

相关阅读

最新头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