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销堂网——行业最具影响力的中国直销网、直销人首选网络直销门户!
直销堂网主页 > 直销资讯 > 业界新闻 > 建议修改《直销管理条例》成热议话题

建议修改《直销管理条例》成热议话题

编辑:龙冬冬来源:山东商报更新时间:2017-03-09围观:

  今年,李克强总理的政府工作报告再次强调将释放内需潜力作为重点工作。在“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大背景下,对此,全国两会上,建议修改《直销条例》及其相关规定成了一些代表和委员关注的热点话题。
  住鲁全国人大代表、山东省商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凌沛学两会期间建议进一步激活直销业在扩大内需方面的作用。他表示,现行的涉及直销业的政策法规已无法适应行业发展需求,建议修改条例为直销企业创造更大的空间。

15.jpg

  直销就是大众创业
  在当今“大众创业,万众创新”的大背景下,直销业也是大众创业。因为全民创业当中,互联网最重要的思想是“去中间化”,直销本身就是去中间化。直销是个启动资金低,可以兼职,可以自由安排作息时间,可以共同学习,共同进退,共同承担,共享荣誉,风险相对较低,回报与努力成正比的创业平台,符合广大创业者的创业需求。无论你是高帅富、白富美,还是平民百姓,大家都从零开始,真正体现了机会面前,人人平等。


  法规滞后影响行业快速发展
  据商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截至去年底全国已有82家企业获得直销许可证,其中2016年就有11家获批,行业蓬勃发展。
  不过,凌沛学表示,作为我国直销领域的执法依据,2005年颁布的《直销管理条例》和《禁止传销条例》中,对多层次计酬、跨区经营、奖金比例超30%、产品超范围等事项的禁止,对行业发展造成了不利影响。
  “无论是拿牌的直销企业,还是未拿牌的准直销企业,违反任何一条都会被工商局查处,甚至被公安机关立案,这使企业的重心不能集中在核心业务上。”凌沛学认为,法规滞后不仅影响到行业的快速发展,也已导致了监管权力的寻租,修改法规已是迫在眉睫。
  以多层次直销为例,凌沛学告诉记者,由于多层次直销法外运行,直销员奖金拨比远远超过条例规定,实际大约40-50%,无法与税收部门对接,企业营业税、所得税和个人所得税大量流失,同时,这些企业为了避税进行的“公关”行为,也给政府形象造成很坏影响。
  “应该放开多层次直销,加大监管力度。”凌沛学表示,多层次直销很有希望成为社会经济发展的新动力,他建议国家应该部分放开多层次区域直销,并加强产品监管,监督直销企业执行无理由退货、无因退货。


  让更多好商品进入直销渠道
  凌沛学告诉记者,当前直销产品的类别主要是化妆品、保洁用品、保健食品、保健器材、小型厨具、家用电器等6类,同质化严重。
  据商务部公布的2015年直销产品数据显示,化妆品占到了80%,保健食品占12%,全国直销企业几乎卖的都是化妆品、保健食品。
  在凌沛学看来,当前不少日化、医药行业的大牌企业都进入直销行业,但金牌产品不属于“直销六类”,同时一些受到市场欢迎的商品,比如未获保健批号的特殊食品、新纤维服饰、家纺产品、特殊用途小家电等广受欢迎的产品,也没进入规定类目。
  “‘直销六类’的规定已不利于进一步扩大内需。”凌沛学认为,应根据市场需求,逐步扩大直销产品类别范围,促进直销企业的快速发展。
  另外,凌沛学还提及直销企业的跨区经营问题。他认为,我国要求直销企业设立服务网点的初衷,是便于消费者、直销员了解直销产品价格,便于退换货,但现实情况是,随着互联网和物流的发展,直销企业在网上的客服水平完全可满足消费者的上述需求。
  对此凌沛学建议,为减轻网点建设对直销企业带来的负担,政策应允许直销企业根据自身特色,至少在每一个地市建立一个服务网点,改变现在过于密集的服务网点设置。
  建议放开对委托加工的限制
  在谈及直销企业奖金拨出比例问题时,凌沛学告诉记者,直销条例规定“奖金超过30%上限”背离了市场运营状况,因为很多传统企业的营销费用已远超这一比例,他建议应修改《直销管理条例》第二十四条,将报酬总额提高至不超过60%。
  同时,凌沛学还表示,商务部去年9月发布的《直销产品类别及生产指引(试行)》,对每类化妆品具体定义、用途、质量乃至生产企业类型、资质都做出了严格规定,他认为,应适当降低准入标准,让更多的直销企业灵活发展。
  “比如条例规定母公司对直销企业,或直销企业对控股公司,持股比例应不低于50%,但实际情况看,即使持股比例低一些,也可通过持有股份对公司决议产生重大影响。”凌沛学说。
  此外,凌沛学还谈及直销企业委托加工产品被禁问题。他表示,去年7月颁布的《保健食品注册与备案管理办法》中已明确禁止贴牌生产,虽然这杜绝了无牌照企业的租牌行为,但也严重制约了直销企业扩大产品种类的需求。
  “例如我们集团有化妆品和保健食品的生产基地,若想涉入其它领域的产品种类,选择委托加工的方式会降低生产成本,禁止委托加工势必会让直销企业建立实体生产基地,投入的成本将会增大。”凌沛学说。
  对此凌沛学建议,应逐步解禁委托加工,让直销企业在不过多投入成本的情况下使产品更加多元化,丰富直销市场的种类。
 

  会场传声
  全国政协委员蒋秋霞:
  应适当放开对直销产品范围的限制

  与凌沛学代表一样,蒋秋霞委员也对直销行业比较关注,她建议对相关管理条例中不符合时代发展需求的条款进行调整或修改。
  “直销行业作为我国经济领域的一支重要的力量,在活跃市场经济、增加税收、促进就业、公益慈善等方面都做出了不少的贡献,我们应辩证地、科学地看待行业发展中的问题,应给予这个行业足够的尊重、关注和支持,应给予他们和其他经济业态同样的权利。”蒋秋霞说。
  蒋秋霞建议应适当放开对直销产品范围的限制,直销产品品类由市场调节。放开品类限制有利于充分调动直销员积极性,为更广泛领域的优质产品打造一支有活力的销售队伍,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作出贡献。
  同时,蒋秋霞还建议在国家大力倡导“互联网+”模式的背景下,取消目前对于直销区域的限制,并呼吁建立直销企业牌照退出机制,对于严重违反管理规定和长期闲置牌照的企业应当取消所发牌照,保障行业牌照资源的有效利用。


  全国政协委员焦家良:
  应立法打破直销行业发展瓶颈

  焦家良今年两会期间递交了《关于制定出台<直销法>的建议》的提案,认为现在有必要也有条件制定出台《直销法》,希望通过立法来打破我国直销行业发展遇到的瓶颈和困难。
  这份提案中提出,现行与直销业监管有关的条例,在制定之初采用严格的行政限制措施规范直销市场秩序、保护消费者利益,符合当时社会背景和经济发展程度,但这些内容与现阶段直销业的现状有些不符,甚至有碍我国直销产业的发展。
  焦家良认为,制定出台《直销法》是正确引导和规范我国直销行业发展的需要,是用法律形式规范直销行业发展的必然要求,也是立法的系统性需求,同时也是与国际接轨的需要。
  此外焦家良表示,现行《直销管理条例》仅规范了单层直销的经营模式,并未将会议营销、体验营销和微信营销等类直销模式纳入规范。他建议将新兴经营模式纳入监管范围,在制定《直销法》时,以特征、条件等标准取代狭窄的直销定义,将现有的类直销模式纳入法制监管范围。